糯米小說網 > 穿成了團寵家的惡毒小可憐 > 第81章小弟弟不用怕,姐姐在

第81章小弟弟不用怕,姐姐在

    聽到白芷的話,白飛有些猶豫,對啊,如果吃了中午吃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現在不吃她的這個心里就跟貓抓一樣。

    “我的肚子說,它吃的很少的,一個吧,一個就行好不好?”

    白飛伸出手,小心翼翼的去拉白芷的衣服,開始眨眼睛撒嬌。

    “一個?”

    白芷有些無奈,放下背簍從里面拿出一個,遞給了白飛。

    白飛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趕緊拿過來,怕慢了白芷就不答應了。

    拿過來以后,直接用分成了兩半,被分開的時候,看到那里面黃色的土豆絲,綠色的黃瓜絲,還有紅色的臘肉絲,還有一個雞蛋。

    白飛吞了吞口水,趕緊一口咬下去,瞇著眼睛,感受著這一刻的美味,真是享受呀。

    結果,沒幾口就吃光了,她都沒有吃夠呢,回頭一看,白芷正拿著煎餅呆呆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嗎?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飛想說,我可以幫你吃,可是還沒有說完,就看到白芷咬了一大口,白飛嘟著嘴吧有些委屈,媽媽呀白芷欺負人……

    白芷假裝沒有看到她委屈的樣子,趕緊幾口吃掉,發現白飛半天沒有反應?

    結果轉過去一看,她居然一直看著她,倒也不是哭,就是那種,我就看著你,我靜靜的看著你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堂姐,你這是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怎么覺得有點陰森森的呢?

    “我這么看著你,你居然也吃的下去?”

    “???”白芷一臉懵,剛才你不吃不下去了?

    “你好意思嗎?”

    “我好意思呀!庇惺裁床缓靡馑嫉。

    白飛不說話了,好吧她說不過白芷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們走吧,到了以后我們就吃午餐!

    這么好吃的煎餅,她可以吃兩個,她看到了,白芷準備了六個呢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她都有力氣了呢。

    白飛立刻起來往前走,可是爬山好累,尤其是爬河灘……

    又走了一段路,她渴了。

    “白芷,我口渴……”

    她期待的看向了白芷,白飛覺得,白芷就是萬能的,只要問她一定會有辦法的。

    “額,沒有了!

    白芷也是很心塞,帶孩子很累啊。這個家伙,一開始餓了,一會兒渴了,水都喝光了。

    “要么等到山里有水,要么回……”

    白芷還沒有說完,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帶著刺的書,那好像是……

    白芷立刻走了過去,走過去后就清晰了很多,那是一種帶著刺的植物,一不小心就會被刺傷。

    哪怕是上面的果子也是帶著刺的,那是刺梨,維生素特別好的一種野果。

    在現實里,好像要賣到十幾塊一斤,用來泡酒。

    白芷的家鄉曾經也是有的,也是長在河灘上,跟這里一樣美麗的河灘只是后來有人說來開發,忽悠村里人,給他們修路,就這樣,河灘的漂亮的石頭沒了,被挖空了。

    最后,只剩下了,很深很深的溝,以前看過去很漂亮,現在看過去,很嚇人兩邊的山看起來更陡了,白芷每次回去都怕一番漲水了會不會有泥石流……

    扯遠了,這種果子不止是維生素好,它還很酸,吃一口,會冒出很多的酸口水來的那一種。

    白芷立刻走過去,摘了一些,一不小心還扎到了手,白芷趕緊往后退了一步。石頭也滾了一些下去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白芷聽到河灘旁邊的一個小山坳里好像有什么聲音?

    白芷正準備走過去看看,白飛已經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白芷,你在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刺梨全都是刺,要吃就要把刺弄掉,一點點的啃,酸味一下子就蔓延在嘴巴里,口水就出來了,那句話怎么說來著,口齒生津。

    白芷將刺梨給了白飛。

    “你吃這個,肯定就不渴了,我下去看看,有動靜!

    白芷慢慢的走下去,就看到有人躺在山坳里,還有血是受傷了?

    這是村里的孩子嗎。

    “堂姐好像有人受傷了,我去看看,你在這里等我!

    村里的小孩子都挺可愛的,白芷也是做不到不管,走下去一看。

    確實是兩個孩子,看起來應該是比他們大的,因為很高,說是大人也可以,只是臉上稚氣未脫。

    白芷皺了皺眉頭,村里怎么會突然出現這樣的人,莫非……是男主?

    不會吧?

    白芷心里那叫一個郁悶,書里說的是,團寵救了受傷的男主,帶著他回家好好照顧。

    其實其實是,原主帶回去的,原主背回去,只不過他醒來的時候看到了團寵所以以為……

    所以說,有時候,什么救命恩人以身相許都是假的,看到瘦的跟竹竿一樣的白芷他自然不會喜歡。

    只不過……

    這里有兩個人,到底是哪一個,

    兩個人都昏迷了,看起來呢,一個是那種乖乖小男孩,看起來有點萌,另一個,五官還可以,可以看得出以后也算是一個挺帥的?

    至于,文里那種驚為天人,用了很多很多的形容詞的感覺,并木優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為什么昏迷,白芷皺眉頭一看,不遠處有一條小蛇,有毒但是不厲害。

    兩個人的腳上都有傷口?這是咬了兩?

    不至于的吧,那小蛇挺慘的都血肉模糊了。

    白芷走到兩人旁邊,那個乖巧小可愛突然睜開眼睛,犀利的目光就射了過來,警惕的看著白芷。

    但是,長得太可愛了,白芷沒覺得有多兇,好萌啊。

    她好想說。

    “小弟弟,不用怕,姐姐在,姐姐給你看看啊!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白芷就這么脫口而出了。

    就看到那個男孩的臉黑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,我們被蛇咬了,你有沒有藥?”

    哎呦,這個思路還挺清晰。

    “沒有,不過我這里有重樓還有鬼針草,給你們敷一下,足夠你們撐到下山了。你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”

    看到鬼針草,白芷當時就采了一些回去跟重樓一起炮制了。說來也是巧了,白芷今天還隨身帶了一些。

    白芷將鐮刀拿出來,對著那個昏迷的傷口就準備開始割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另外一個醒了……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看著一個鐮刀,直接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用小刀,你就不能吸出來嗎?”

    白芷聽了嘴角抽了抽,救他就得了,居然還嫌棄她用什么刀?
捕鱼游戏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