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穿成了團寵家的惡毒小可憐 > 第72章怎么就覺得有點假呢
    “媽媽?”團寵的小小的身子一晃,差點沒有摔倒,好在白搭一把將她撈了起來。

    哪怕是這樣,可是團寵也覺得心里很痛很痛,痛的就要死掉了一樣。

    媽媽,叫她南兮。這么陌生的稱呼,是在提醒她,不是家里的女兒嗎?

    以前,那個溫柔的媽媽,會哄她睡覺的媽媽,是不是再也回不來了?

    “秀秀,兮兮沒有要逼白芷,一直以來兮兮都是受欺負的那一個,這也是我,忽略白芷的原因,她太強勢了,都不知道和妹妹好好相處!

    白搭看著團寵受傷的模樣,忍不住解釋。

    “所以全是我家星星的錯?白搭,你以為你的話我還會信?我們不說以前,就說現在,她出去隨便說一說,她要離開,因為姐姐介意她的存在,吐沫就能把星星給淹死!

    葉秀冷冷的看著團寵,以前覺得她很懂事,還聽話,可是現在看起來,怎么就覺得有點假呢?

    她口口聲聲要跟星星道歉,可是哪一句話,不是把星星逼入了絕境?現在更是給星星挖坑呢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媽媽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只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別想了!比~秀冷漠的打斷團寵的話,冷漠的看著他們父子父女四人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們一致對外的眼神,你們才是一家人,我跟星星是外人,你們捫心自問,星星說過一句,她要趕走南兮的話嗎?

    這幾年,你們吃的飯,穿的衣服,都是星星在幫你們做的吧?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討厭你們,為什么要做?她很閑的嗎?還是她就不想去玩游戲,不想有朋友。

    所以不要給你們自己加戲,也不想給我女兒扣帽子,白搭,但凡我聽到有一個人說,星星對南兮不好,我就跟你離婚,你們自己過,我帶著我女兒過!

    葉秀并沒有大吼大叫,她很平靜,其實一個人憤怒到極致的時候,并不會大吼大叫,

    反而會很平靜,理智。

    理智到什么程度呢?她能夠,在氣的發抖的時候,仔細的觀察著他們每一個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白宇和白夜是震驚,大概是因為從來沒有看到她這個樣子吧?

    而南兮好像很受傷,有什么覺得受傷的呢?葉秀其實不是很明白,這里面她雖然沒有付出什么,可是在白搭他們這里,她得到的,可是比星星多的多了。還不滿意嗎?

    至于白搭,那就是不可置信,最后是帶著特別多的恐慌,他感覺。整個世界都崩塌了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白搭絕望的大吼,如同面臨死亡的,絕望嘶鳴隨時會撲上來咬人的獸。

    “秀秀,秀秀,你不要說出這樣的話,絕對不可以!”

    離婚,不能,絕對不能的。

    他說過,一定會讓秀秀幸福的,不是嗎。

    “那你們,就離星星遠一點,你們不能給她愛。就離她遠一點!

    “好,我同意,我同意,我覺虧不會讓她們再去找白芷,絕對不會,所以你可不可以收回那句話?梢詥?”

    現在不是以前了,離婚,是多么恐怖的兩個字,他怎么可以,怎么能夠失去秀秀?

    “好,我要走了,你們自己照顧自己吧,我要回去學校!

    葉秀也被白搭剛才的眼神嚇到了,那種絕望又危險的眼神,好像要拉著她一起下地獄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行嗎?”

    白搭恢復了小心翼翼的樣子,就怕葉秀不同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親眼所見,或許她都不會相信,一直以來老實巴交,看起來憨厚的白搭會有那樣的眼神。

    讓她覺得,在一起這么多年的人是這么的陌生。

    “好,可是孩子們!

    葉秀的目光看了一下,同樣嚇壞了的孩子們,葉秀嘆了一口氣。他們什么時候見過她和白搭吵架呢。

    “白宇白夜,我希望你們知道,星星也是我的孩子,我愛你們,可是我也愛她,你們以前,孤立她的時候有沒有想過,她有多害怕,多難過,嗯?

    沒有人給你們洗衣服,你們想起她,沒有人做飯,你們想起她。沒有人喂小豬你們想起她。那你們怎么就沒想起她的好來呢?現在你們還覺得,那些家務很輕松嗎?”

    葉秀的鼻子又一次很酸,眼淚不由自主的落下來,心太疼了。

    真的,太疼了,每一天都是新傷,

    他們出去玩的時候,抓蝴蝶的時候跟著白搭去找她的時候。

    星星,在干什么呢?

    割豬草,還是下地呢?

    南兮身上不重樣的裙子,以前她覺得好看,現在覺得刺眼。

    白搭樂呵呵的跟同事介紹那是他的女兒,她還覺得,真好?墒,她的星星,那時候在哪里?

    葉秀抹了一把眼淚,

    “我錯了,白夜白夜,你們好自為之吧,至于兮兮,請你不要再用你的自以為是傷害我的女兒,她也有媽媽,她的媽媽也會疼,也會心疼!

    她現在真的特別的恨,恨那個。特別愛南兮的自己。

    南兮像一個受盡寵愛的小公主,而她的星星就跟難民一般。

    “媽媽,我沒有,我沒有……”

    團寵捂著她的心口,同樣淚流滿面,只能一直,一直重復一點這句話。

    “媽,你不能這樣,兮兮沒有做錯什么,一直以來都是白芷特別的蠻橫,想要搶爸爸媽媽給兮兮買的東西!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葉秀毫不猶豫,對著白夜就是一巴掌,她的目光冷漠。

    如果南兮是別人的女兒不能打,那這個白夜是她生的,那就沒有什么不能打的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,搶我們給兮兮買的東西,星星本來就該有一份!她做了那么多,要顆糖怎么了。你們不主動分給她,你們還好意思說?”

    葉秀的冷漠還有毫不留情,讓白夜瞪大了眼睛,眼淚在眼眶里打轉,特別不服氣。

    “不要覺得你們沒有錯,白夜,那是你的妹妹,如果她錯了,你不知道好好說,你只知道埋怨,卻沒有想過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以后,你們只需要不去打擾她就行了,知道嗎!

    “知道了!

    白宇悶悶的。在白夜沒有說話的時候就開口。

    “白宇,看好弟弟妹妹,不準去找星星的麻煩!

    葉秀知道,只要白宇想,就能夠看好他們。
捕鱼游戏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