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帝國梟色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最后的掙扎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我堂堂扶余國為何會落到如此境地?”

    拓跋彥不斷劇烈地咳嗽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為唯有答應景州這個條件一條路可走,當前應主要集中精力對付北燕,如此一來才能夠挽回在景州的損失!币晃粚㈩I說道。

    現在,景州在他們眼中根本不可戰勝。

    繼續同景州交戰,最終只會招致更大的災禍。

    但同北燕數次交戰,他們認為北燕不過與他們實力相當。

    以扶余國剩下的國力,還是能應付北燕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蓖匕蠌┡鹨宦,“若是答應了這個條件,我扶余國的顏面何在,我扶余國的尊嚴何在?滾,都給朕滾!”拓跋彥忽然坐起來大吼。

    將床上的枕頭砸向下面的大臣。

    見拓跋彥大怒,眾人嚇得紛紛扣頭而走。

    出了長清殿。

    眾多官員和將領圍住了金佑榮和崔長海。

    “兩位國相,這可如何是好?”一個官員說道,“任景州人這么打進來,咱們只怕會亡國啊!

    “即便不會亡國,這景州人一路燒殺搶掠,對扶余國也是極大的損失啊!

    “沒錯,不少金州的豪紳走跑到興城了,最可惡的是,景州軍打到一處就殺豪紳,將田畝分給百姓,現在金州的百姓不但沒有反抗景州人,有的地方還夾道歡迎!庇忠粋大臣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金佑榮和崔長海聞言俱都一聲長嘆。

    九千萬兩銀子的賠償對他們來說也就是兩年的賦稅而已。

    這些年,扶余國國勢強盛,國庫能拿的出這些銀子。

    至于商貿權這種東西,他們也是無所謂的。

    畢竟扶余國主要也是依靠農賦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正在氣頭上,或許過幾天就能想通!苯鹩訕s說道。

    他和其他朝臣的想法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現在扶余國兵力大損,根本沒有能力和景州再打一仗。

    而且再次征召四十萬大軍,需要的銀兩也得數千萬兩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能不能打的過還是兩說。

    與其如此,不如同景州和談,趁機休養生息。

    否則任由景州人在扶余國這么鬧下去,他們損失的就不只這點銀子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著急!贝揲L海說道,“或許我們再看看形勢再說!

    眾人聞言,只得點了點頭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州。

    薛石正站在金城的城頭。

    從東陽關出后,他們一路勢如破竹。

    自扶余國四十萬大軍覆滅后,扶余國顯然已經沒有了像樣的軍力。

    他們一路而來,城中的守軍一般只要五六千人左右。

    這五千新招募,手中只有大刀長矛的士兵,面對六萬全部制式火器的景州大軍簡直是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往往一陣炮擊,城內的守軍士氣便崩潰了。

    畢竟這些新兵可從未體驗過戰場的殘酷。

    “據說這殺豪紳,分土地,不擾民,開倉放糧的點子是殿下出的,真是管用啊!秉S沖站在薛石身邊。

    打下金州的治府金城后,金城的百姓恐懼了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但隨著景州軍各項政策的實施,金城的百姓開始照常生活。

    “殿下出的點子那是不會錯的!毖κ笮。

    他現在是劉鈞的忠實擁護者。

    誰敢說劉鈞一句壞話,就要嘗嘗他的拳頭。

    黃沖也笑起來,繼續道,“扶余國那個狗皇帝肯定已經知道我們連下兩城了,只是他肯定想不到他們又下了他們的治府!

    “哼,只怕他要吐血三升!毖κ抗饬鑵。

    黃沖望著天邊泛紅的夕陽,忽然掐著腰大吼一聲泄自己的興奮。

    他是做夢想也想不到自己能夠站在扶余國的城池上。

    薛石也跟著吼了一聲,一陣大笑后,他說道:“還得盡快拿下金州才是,這樣才會讓扶余國害怕!

    黃沖聞言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因為殺土豪,分田地的政策。

    現在金州百姓對景州軍隊并無惡感。

    他們的后勤這一路上沒有受到進攻。

    而這也給他們的進攻提供了便利。

    隔日,在金城留下兩個營戍衛后。

    二人再次率領大軍出征。

    半個月內連續又下了七個府,金州十三府只剩下了三個府。

    而隨著城池的快失守,越來越多的扶余豪紳跑到了興城。

    噩耗不斷傳來,恐懼的氛圍在這座扶余皇城開始彌漫。

    “答應了景州人的條件也就賠點銀子而已,不答應,那就是亡國!

    一處莊園中,十余個便裝的官員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咱們在金州隔壁的克州可是有不少莊園,景州再打過去,這些就沒了!

    “你們莊園才值幾個銀子,我在金州的三座礦山已經沒了!币粋官員錘頭頓足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這么等著了,咱們去找左相見陛下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皇城的另一處宅院中。

    不少將領也在商議此事。

    從金州傳來的消息,印證了景州人恐懼的火器傳說。

    現在他們誰也不想去抵御景州人。

    因為只要打就是敗,而敗就是罷官,流放。

    “這仗沒法打!币粋將領搖頭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準備養病去了!

    “其實景州已經給咱們退路了,只要給點銀子和什么商貿權,咱們就能和平共處了!币粋將領說道。

    “諸位,為了大家的前程,我們還是要勸告陛下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一合計,紛紛出了宅院。

    扶余皇宮。

    一個年約二十的青年正跪在拓跋彥面前,他正是扶余太子拓跋瑜。

    今早,他得到父親病重的消息便急忙趕來。

    “昨日陛下見了金州的戰報便成這樣了!狈桃慌缘挠t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拓跋瑜望著面色蒼白,喘息虛弱的父皇,心中一陣悲痛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的父皇是個何等驕傲的人。

    現在被景州如此羞辱,自是無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太子,當初你是對的,不該再同景州交戰,當先滅掉北燕才是,只是如今悔之晚矣!蓖匕蠌┩蜃约鹤钕矚g的兒子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拓跋瑜垂淚不已。

    “可惜,現在什么都晚了,但是朕不能讓你做個亡國之君,朕已經想明白了,答應景州靖王的要求,給你換來親政的時間,你登基后,記住一定要休養生息……”拓跋彥越說,聲音越虛弱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會長命萬歲的!蓖匕翔け暤。

    拓跋彥搖了搖頭,他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。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才把拓跋彥和左右相叫來。

    為的便是留下遺囑,令拓跋瑜登基。

    用盡最后的力氣,拓跋彥一把抓住拓跋瑜的衣領,“將來一定要滅掉景州,一定……”
捕鱼游戏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