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貞觀俗人 > 第338章 永不為奴
    男兒何不帶吳鉤,收取關山五十州?

    大唐的將門子弟個個都是鷹派,沒有誰是草雞,他們打小習練武藝,每個人從小就向往戰場,向往熱血,沒有誰只想呆在繁華的長安做個紈绔。

    程處默不去西受降城,也不去中受降城,他偏要去東受降城,因為東受降城距離頡利汗庭不過數百里,去那里才有挑戰性,才有功績可立。

    騎上馬,程家大郎帶著五百輕騎、一千步卒,還有程家、孫家還有崔家的家丁護衛五百余人,踏上向東八百里的征程,后面緊跟著兩千多駝馬的商貨。

    十一月季節,河套今年卻冷過三九天。

    秦瑯裹著皮衣斗篷,送行到城外。

    程處默一臉豪情萬丈,“等我的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秦瑯過去給他把袍子緊了緊,“別主動惹事,先把寨子立起來,順便修一下勝州榆林城,咱們目的是趁這場寒冬把后套給控制住,順便把勝州也給恢復!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嘛!背烫幠欢俄\繩,催馬離開。

    這支兩千來人的隊伍,便在旗手高舉的大唐紅色戰旗后面,緩緩跟上。

    冰犁雪撬,滿載的物資。

    一件件外毛內皮的羊皮袍子,還有那特制的巨大披風,披在身上是大氅,晚上解下來就能當成個被子或是直接能做睡袋。

    這是一支前去開拓的部隊。

    秦瑯都想跟著去了。

    這個嚴寒季節里東去八百里,確實很冒險,但這也確實是個很好的機會,趁著頡利現在難以出動之機,搶占先機,去立下寨子,開起邊市,明年這里就能加固成城堡。

    這個釘子打下去后,頡利再想拔起來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北國風光,千里冰封,確實是十分壯闊的景象,不過在其中跋涉,卻不是什么好的感受了。

    好在有雪撬爬犁,總算讓大家能在這厚厚的積雪里前行。

    就是那茫茫的白雪,晃的眼睛疼,好在秦瑯早就給他們做了準備,為每人備好了一塊黑紗,眼睛上蒙上黑紗,能夠稍緩解下眼睛的難受。

    程處默一行只要沿著尉遲寶琪那一行留下的痕跡前行便可,尉遲寶琪向秦瑯要了中受降城的天德軍使位置,比他還早一步帶著兩千來人出了。

    兩支隊伍相距也就是兩天的路程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豐州城里。

    一下子分散出去了六七千人,倒是要冷清了不少。

    商州豐會下面各個商號城中鋪子都幾乎搬空了,長安那邊補的貨還沒運過來,倒是收回來的羊毛羊皮牲畜等已經填滿了整個豐州九原城。

    都督府里。

    秦瑯在招待秦國盛和秦大臣叔侄一伙人。

    這些人原本是后套這塊的主人,但現在明顯的秦瑯這個檢校都督才是主人。

    暖炕。

    大炕席。

    紫銅火鍋。

    這滴水成冰的季節里,涮火鍋無疑是最爽的,尤其是這里有的是肥嫩的牛羊。

    吃慣了烤羊燉牛煮馬肉的突厥人,如今改換姓氏成為大唐臣子,脫去皮袍換上了紫袍梁冠,到也人模人樣的。天氣很冷,秦瑯都早脫去了紫袍梁冠,換上了暖和的羊皮衣鹿皮靴貂皮帽兒,可秦國盛和秦大臣他們卻還一個個都穿著紫色錦袍,好在這屋里也暖和,否則秦瑯估計這些家伙能好好體驗下凍人的滋味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。

    秦瑯拿出一疊莊票。

    嘉德錢莊開具的莊票,具名莊票,見信物憑票即兌,百貫一張。

    “按我們之前的約定,這是你們的那一份!”

    厚厚的沓的莊票。

    秦國盛眼睛放光,這位郁射設的異母弟,長的粗壯,但沒郁射設那么肥胖如山,倒是更精壯一些,他剃了個光頭,很像是個屠夫。

    “三郎客氣了,哥哥怎好收弟弟的錢!

    這家伙明明眼睛都被錢吸住了,卻還說那假模假樣的客氣話。

    “我們漢家有句俗語,親兄弟也明算賬,一碼歸一碼,之前既然都已經說好了的,那么該你的我一文不會差!

    秦瑯說著又掏出一份賬單給他們看。

    秦國盛瞄了一眼收回目光,其實他根本不識漢字。

    秦大臣倒是能讀會寫,不過也看不懂這么復雜的賬單。

    叔侄倆都表示完全相信秦瑯。

    “數一數吧!”

    一百貫一張,足足一百張。

    那就是整整一萬貫。

    “這賬單上有詳細明細,該你們的那份,總共應當是九千七百多貫,兄弟我就給你們湊個整數,一萬貫。這是嘉德錢莊的莊票,你們可以拿這莊票在豐州嘉德錢莊、靈武嘉德錢莊、長安嘉德錢莊取錢,一千貫以下,立時可取,一千貫以上,需要提前十天預約!

    秦大臣把這疊厚厚的莊票遞給叔父阿史那哲。

    光頭猶豫了會,終究還是沒有忍住,當場點了起來。

    一張兩張,他點的極為認真。

    好半天后,點了三遍的他,終于點清楚了,確實是一百張,他甚至還每張都又打開仔細比對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三郎你真是太客氣了!

    “這是我們之前的約定嘛,我秦瑯向來是一諾千金的人,咱們既然是合作,肯定得互利共贏的!

    之前秦瑯早跟秦國忠約好了,讓他們協助收羊毛皮子牲畜等,秦瑯給他們好處。

    這個好處秦瑯當然也可以不給,但要迅控制豐州局面,那么給這些地頭蛇好處,是必不可少的,能省去很多麻煩。

    一萬貫錢不少,但這若是按中介費計入賬本,那也不過是正常成本而已。

    就如秦瑯在這里為朝廷征稅一樣,征了七千多貫錢,這也是商會的經營成本之一,他并沒有憑自己的職位,給免除這些稅收。

    秦國盛把錢又交到了侄子秦大臣手里,讓他保管。

    “三郎啊,我看你現在可是收了許多的皮毛、牲畜了,這都堆積如山了,這都壓在手里也不行吧?”秦國盛主動提到。

    “也沒辦法的事,我們豐州商會深入草原,為牧民們送去各種商貨,還允許大家打白條、分期,所以大家都是紛紛買買買,我們帶去的貨全都賣空了,換回來的皮毛牲畜也確實是很多,可我現在缺人手啊!

    缺人洗羊毛,凈羊毛、彈羊毛,也缺人刮皮子曬皮子鞣皮子,屠宰牲畜等,極缺人手。

    尤其是原本還有幾千官軍可以兼職來賺點外塊,現在他們走了,更缺人手了。

    豐州在隋朝時是朝廷正州,有不少人口百姓的,可這些年邊境戰火紛飛,邊境更苦。當年五原軍將起義,后來歸附大唐,但終究還是被突厥人占據。

    許多豐州的百姓,要么早逃向靈武關內,要么就是被突厥人擄掠為奴了,在秦瑯進駐豐州時,這里基本上已經沒有了漢人百姓了,有的都是突厥人的漢奴。

    皮毛牲畜這些,最好是在豐州進行一次初加工,再運到靈武,再粗加工一次,然后運入關內深加工。

    這樣也是因為越往關內,人口越多。

    要加工,總離不開人手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調些奴隸來幫忙!

    拿人手短。

    輕松就分得萬貫,秦國盛倒也大方起來,表示愿意調些奴隸來幫秦瑯的忙。

    “那就太感謝了,不過在商言商,我這里缺的人手不是一個兩個,要做的事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忙完的!

    秦瑯順勢提出了一個要求。

    “據我觀察,國盛兄弟你們部落里,有不少我們漢人百姓為奴,對吧?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秦國盛臉色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“是有一些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兄弟你不用緊張,我也知道這些漢人百姓淪為奴隸有歷史原因,所以呢我也沒說要兄弟你們白把人還給我們?墒恰ぁぁぁぁぁぁ

    “這些人終究是我漢人同胞,我們又怎么能忍心看到他們淪為奴隸呢,兄弟,我愿意出錢贖買這些奴隸,讓他們回到豐州城,恢復為自由身,重新成為大唐的子民,兄弟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秦國盛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,這個,數量可不少啊,我自己名下的倒是沒問題,就算不給錢也沒事,可其它部眾牧民手里的,不好說啊!

    “我贖買,按市價贖買!”秦瑯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他一招手。

    又是一沓莊票擺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萬貫,我愿意按市價贖回他們!

    秦國盛心里計算了一下,在草原上,一個青壯漢奴能換兩匹馬,而兩匹馬在漢商這可折十六貫錢,年老的年少的都不太值錢,年輕的婦人倒是值匹母馬的,至于年少的孩子則只能抵兩只羊。

    當然,他知道以往把奴隸賣到靈州定遠去,要值錢的多。若是能運到長安去賣,就更值錢了,一個青壯奴隸說不定能賣到二三十貫,甚至是三四十貫。

    這時年輕的秦大臣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叔父何須如此見外呢!”

    秦瑯笑道,“你喊我聲叔,所以我不跟你見外,把這事委托給你們。這一萬貫只是預付款,到時按人頭按市價算,該多少錢就多少錢,不夠就補!

    秦大臣雖年輕,但這小子讀過好幾年漢書,倒也跟他爹一樣精明著。

    一萬貫錢擺在那,若真說換取他們部落里所有的漢人奴隸,按市價是肯定不夠的,就算是按現在部落里交易牛馬的價格,再折成漢商的錢,一萬貫也不夠。

    可秦大臣沒貪心。

    “叔父,你看這樣如何,這一萬貫我們收下,但我們不是要貪這筆錢,而是拿去補償那些交還漢家兄弟的牧民損失。叔父也不要說什么贖買,也不要說什么不夠再補的話,這些錢呢,就當是朝廷給我們部落的賞賜了!

    所有的漢家奴隸,不管是這兩年從豐州擄掠的,還是前朝時從中原擄掠的,甚至是從別處贖賣而來的,他們叔侄讓所有牧民們送還給秦瑯。

    整個郁射設部里,可是有上萬漢家奴,一萬貫錢確實是不夠的。

    秦瑯驚訝,這秦大臣還真是有些讓人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想不到大臣侄兒如此忠心,那叔父馬上要向朝廷奏報,向圣上為大臣侄兒為國盛兄弟還有國昌兄弟請功請封!”
捕鱼游戏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