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神圣羅馬帝國 > 第兩百八十一章家家有本難念的經

第兩百八十一章家家有本難念的經

    事實證明,英國人高估了自己的影響力。在奧地利沉默、法蘭西消極怠工的背景下,歐洲各國干涉普俄戰爭的意愿,沒有他們預想中那么強烈。

    外交上大家都高舉“和平”的旗幟,積極呼吁普俄停戰,到了需要武力干涉的時候,一個個都不在線了。

    “出兵”不存在的,即便是英國人只是提出讓大家做一個姿態,恐嚇俄國人,大家都不愿意買賬。

    本質上大家想要限制俄國人,就是擔心威脅到自身的國防安全。

    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,隨著奧地利的復興,俄國人想要西進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沒有足夠的利益,大家參與的積極性自然不高。英國人的面子,也只夠大家外交上喊幾嗓子,算是給沙皇政府施壓。

    倫敦政府積極干涉,那是他們在普波聯邦投入的資源太多,牽扯到的利益太大,倫敦政府舍不得放手。

    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也是不列顛在歐洲影響力下滑的結果。法奧兩國的存在,削弱了英國人的霸權地位。

    沒有法奧兩國的配合,僅憑英國人的力量還無法讓沙皇政府妥協。國際調停變成了真的“調!,沒有左右普俄戰爭的能力。

    英國人承諾的國際干涉,遲遲沒有到來,想要全身而退的柏林政府急了。

    波蘭地區已經丟了,波茲南地區已經淪為戰場,東普魯士地區似乎也堅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強盛一時的普波聯邦,現在僅剩下不到3o%的領土、不足4o%的人口,國內的民心士氣也下降到了冰點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罷工、罷市、抗稅……等惡性事件,不斷在普魯士王國出現。

    為了這場戰爭,普魯士民眾已經付出了太多,沉重的負擔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柏林已經戒嚴了,如果戰爭繼續下去,威廉一世擔心自己某一天被送上斷頭臺。

    這是“***主義”的弊端,軍費開銷比例太高,嚴重影響到了民生。

    為了供養這支強大的軍隊,柏林政府不得不對國內進行剝削,普魯士民眾需要承擔的稅收,一直都是歐洲最高的。

    不斷勝利的時候,還可以靠愛國熱情做支撐,現在戰場上失利,矛盾就壓不住了。

    威廉一世關心的問道:“英國人怎么說?”

    將希望寄托在英國人身上,這也是迫不得已。僅剩的普魯士王國實力有限,根本就不是俄國人的對手。

    想要度過難關,必須要求助于國際社會。國家之間唯利益永恒,除了英國人被債務綁架外,柏林政府現在沒有足夠的利益去收買別的國家。

    外交大臣杰弗理·弗里德曼苦澀的回答道:“倫敦政府正在想辦法說服法國人,他們建議我們利用德意志民族主義的力量,想辦法獲得維也納政府的支持!

    聽到這個消息,財政大臣戈爾曼仿佛是受到了刺激,一下子站了起來:“不行!絕對不能使用德意志民族主義的力量,要不然會后患無窮。

    這么些年來,我們不斷推廣大普魯士主義,好不容易才壓下了德意志民族主義,這個時候妥協就全功盡棄了。

    奧地利也不是好相與的,現在對他們妥協,未來再想要擺脫他們就難了!

    民族主義是一把雙刃劍,在利用民族主義獲得奧地利支持的同時,普魯士王國也會被民族主義所束縛。

    正所謂“請神容易送神難”,奧地利的力量也不是好借的。到時候內有勃的德意志民族主義,外有奧地利頂著德意志民族大統一旗幟,普魯士王國想要拒絕都難。

    對普通人來說,或許統一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,但對容克貴族來說,那就是天塌下來的災難。

    在奧地利主導的神羅帝國體制下,軍政是嚴格分離的。有中央政府做依靠,柏林政府要干的第一件事,就是踢開容克貴族為的軍方。

    本身統一后,普魯士軍隊就會受到邊緣化,再喪失了對柏林政府的控制,他們再想要過得這么滋潤就難了。

    涉及到階級利益,大家自然不能妥協。

    外交大臣杰弗理·弗里德曼:“閣下,冷靜一點兒。英國人比誰都不想看到奧地利統一,事情不是表面上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不要忘了我們隔壁還有一個不安分的鄰居,見我們現在落魄了,他們也想要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根據大使館傳來的情報,最近一段時間英德之間在頻繁接觸,具體內容無從得知,不過可以大致推斷和前面英國人提出的普德合并有關系。

    德意志民族主義也分類的,除了奧地利人主導的大德意志主義,還有漢諾威提出的北德意志主義。

    種種跡象表明,英國人想要我們和漢諾威聯手建立北德意志,阻止奧地利統一德意志地區!

    先利用德意志民族主義獲取維也納政府的支持,轉身又賣掉奧地利,玩兒北德意志主義,這可不是簡單的操作。

    即便是成功了,也會和奧地利結仇,加上東邊的敵人俄羅斯帝國,他們除了抱英國人的大腿,就別無選擇。

    失敗了更慘,不是俄奧瓜分掉,就是被奧地利吞了,甚至還有可能被喜劇帝國給吞并了。

    現在的普魯士王國,早已不復巔峰時期,沒有了萊茵蘭地區,還有可能丟掉原普魯士公國地區,再被拆分一下就啥也不是了。

    威廉一世搖了搖頭:“英國人的計劃,風險太大,還無法保障我們的利益,非到萬不得已不能用。

    外交部和法國人接觸的怎么樣,他們想要什么,才肯出手?”

    狡兔尚且知道三窟,柏林政府自然不只有不列顛一條路,法國人也是備選后路之一。

    早在戰爭爆前,柏林政府就在想辦法改善兩國關系。如果不是英國人拿走的利益太多,留給法國人只剩下了殘羹冷炙,法蘭西也不會中途退出。

    當然,柏林政府自身也有責任,外交手段不夠,沒有能夠平衡好英法利益。

    外交大臣杰弗理·弗里德曼回答道:“巴黎政府沒有給出明確答案,他們還在猶豫中?赡芎颓安痪枚韲说耐饨换顒佑嘘P,動搖了法國人支持我們的決心。

    在很久以前,法國政府內部有人提出和俄國人結盟,以遏制奧地利的擴張。

    不過這種呼聲不高,一方面是俄奧關系良好,拉攏俄國人很難揮作用;另一方面是法國人的傲氣,他們不認為遏制奧地利需要盟友!

    法俄結盟是為了遏制奧地利擴張?這個說法或許普通人會信,但威廉一世絕對不會信。

    奧地利已經在歐洲大6上安分了很多年,對外一副人畜無害的面孔,和大部分國家都保持著良好關系,奧地利威脅論在歐洲大6還沒有市場。

    真要是出現了法俄同盟,第一個被針對的也絕對不是奧地利。

    至少在普波聯邦完蛋前是如此,畢竟普俄兩國都打起來了,在弄死他們之前,沙皇政府不可能招惹新的敵人。

    威廉一世嚴肅的說道:“無論如何,都必須要阻止法俄結盟,即便是可能也不行。

    我們的力量不夠,就把消息捅給英奧兩國,再釋放一些流言引起他們的重視!

    過度敏感,說得就是現在的威廉一世。由不得他不緊張,真要是法俄結盟了,普波聯邦無力回天就算了,就連普魯士王國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柏林政府急了,俄國人也不好過。亞歷山大二世還沒有為收復華沙高興幾天,新的麻煩又來了。

    占領了波蘭地區,不是問題的結束,反而是問題的開始。大股的敵軍沒了,小股的敵人卻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可以說“有波蘭人的地方,就有游擊隊”。

    說他們是“游擊隊”,實際上也是在侮辱“游擊隊”。本質上這些大大小小的武裝,就是一群烏合之眾。

    主要是戰敗后的潰兵,加上四處流竄的難民組成。不僅沒有政治綱領,就連作戰目標、方向都沒有,反正就是一個“亂”。

    這里面的大部分武裝,都不是為了抗擊俄國人而建立的,更多的還是為了求活。

    普俄戰爭產生了大量的難民,柏林政府把這些難民安置在了華沙地區,除了極少數重新找到工作外,剩下的都要靠政府救濟糧為生。

    毛奇在撤退的時候,為了搶時間,連傷員都丟在了華沙,更不用說帶上這些難民。

    華沙會戰結束前,守軍見大勢已去,主動搗毀了糧食物資。沒有獲得足夠的繳獲,俄國人手中物資不足,自然不可能再拿出糧食救濟難民。

    肚子騙不了人,為了生存下來,災難很快就生了。人性丑惡開始暴露出來,城市的混亂被俄軍鎮壓了下來,城外就暫時顧不上了。

    這一耽擱,問題就變得了嚴重了起來,F在的波蘭地區,流寇、游擊隊、山賊、土匪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沒得說,伊萬諾夫元帥第一時間下令剿滅。這些人都是地頭蛇,根本就不和他們硬碰,打得贏就打,打不贏就跑。

    經過一番斗智斗勇后,現在俄軍手中只控制了幾座主要城市,其它的地區都是這些亂七八糟的武裝在割據。

    圣彼得堡,亞歷山大二世厲聲質問道:“這都怎么回事,為什么這么久了,波蘭地區還沒有穩定下來?

    敵人的主力都殲滅了,現在居然居然還奈何不了一群亂民,難道軍隊在溫柔鄉里待久了,都忘了該怎么打仗?”

    俄軍的軍紀一直都不咋地,伊萬諾夫元帥也只能約束戰時的軍紀,戰后還是該怎么放縱就怎么放縱。

    收復華沙過后,自然也不會例外,俄軍士兵們好好的放縱了一回。

    今時不同往日,世界上還有報紙這個東西。俄軍在華沙地區的暴行,自然被熱心的正義人士揭露了出來,沙皇政府的聲譽也變得更臭了。

    看在打勝仗的面子上,亞歷山大二世沒有追究前線軍官們的責任,只是警告了一番。

    亞歷山大二世現在提出“溫柔鄉”,不是為了翻舊賬,也不是因為生氣,對沙皇來說波蘭地區的混亂只是小問題,更多的還是為了敲打軍方。

    勝利容易使人膨脹,收復波蘭地區后,俄國軍方就膨脹的有些厲害,令亞歷山大二世非常不滿。

    伊萬諾夫眉頭一皺,硬著頭皮上前一步,解釋道:“陛下,波蘭地區的問題不在潰兵,也不在于亂匪,想要剿滅這群烏合之眾,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真正麻煩的是難民,現在這些混亂都是難民導致的。難民問題得不到根治,匪患就剿之不絕!

    不是俄軍不努力剿匪,幾百萬難民在波蘭地區亂竄,土匪、山賊、游擊隊如同韭菜一樣,割了一茬又一茬。

    只要不能斷根,波蘭地區永遠都不能穩定下來。要徹底根治也很簡單,解決難民問題就行了。

    難民問題看似簡單,實則是最麻煩的問題。

    理論上,現在波蘭地區的戰爭已經結束,直接讓難民返回原籍恢復生產,補貼大半年的口糧就行了。

    俄羅斯帝國不缺糧食,要拿出這些糧食來問題不大。

    不過,這僅僅只是理論上。原時空第一次大戰時期,俄國人都不缺糧食,前線的士兵照樣挨凍受餓。

    伊萬諾夫都沒有提救濟難民,不是他真的心狠,主要是這根本就做不到。

    俄羅斯帝國有足夠的糧食,可問題是糧食不在波蘭地區。沙皇政府的后勤運力有限,能夠滿足前線的部隊,后勤部門都已經使出了全身的力氣。

    再解決幾百萬難民的口糧,這實在是太為難人了。除非沙皇政府放棄后續的作戰計劃,把運送戰略物資的運力省出來運送食物,或許有幾分可能。

    亞歷山大二世搖了搖頭:“遇到問題就要想辦法解決,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,波蘭地區都必須要盡快穩定下來,不能影響到我們接下來對敵人的春季攻勢!

    為難人或許是吧,不過更多的還是為了甩鍋。亞歷山大二世不愿意背上“屠夫”的罵名,責任自然就需要手下人來承擔了。

    現在波蘭地區還屬于前線,政府部門沒有接管地方,這口鍋注定要落到軍方頭上。

    至于誰來背,那就是軍方內部的問題了。沒有讓自己背黑鍋,伊萬諾夫元帥暗自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略加思索過后,伊萬諾夫回答道:“陛下,請放心?傊笓]部已經給守備華沙地區的第四軍下達了死命令,責令他們在兩個月內肅清地方,很快就會看到結果!

    沒有人提出異議,倒霉蛋總是需要有人做的。第四軍前不久擅自行動,差點兒全軍覆沒,還沒有來得及秋后算賬,F在讓他們當背鍋俠,正好合適。
捕鱼游戏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