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神圣羅馬帝國 > 第兩百零三章不務正業的軍火商

第兩百零三章不務正業的軍火商

    肯尼亞地處熱帶季風區,沿海為平原地帶,雨水充足,中部是高地,北部是沙漠。

    因為礦產資源豐富,在數年前就被奧地利殖民政府納入統治范圍內,不過真正開的只是沿海平原,其它地區只是名義上的統治。

    肯尼亞東鄰索馬里,南接坦桑尼亞,西連烏干達,北與埃塞俄比亞、南蘇丹交界,東南瀕臨印度洋。

    因為獨特的地理位置,第二次埃塞俄比亞戰爭爆后,肯尼亞當地的商業貿易一下子繁榮了起來。

    每天都有大量的物資,從這里流入埃塞俄比亞地區。埃軍能夠堅持到現在,這條貿易線也是居功甚偉的。

    新薩爾圖,本身只是肯埃邊界的一座殖民據點,得益于戰爭帶來的貿易繁榮,已經有幾分小城的風采。

    城東一座普通的莊園,就是奧地利大軍火商圣德爾斯的據點。

    此時,一名青年男子氣喘吁吁闖了進去:“圣德爾斯先生,大事不好了!剛剛國內傳來消息,英國人企圖利用外交手段,斷絕我們同埃塞俄比亞的貿易!

    身著華服的中年男子臉色一沉,隨即反應了過來:“毛斯,慢點兒說,天還沒有塌下來!

    平復了一下心情,毛斯:“據說是因為前線受阻,英軍遲遲無法取得突破性進展,國內輿論壓力太大。

    在一個星期前,卑鄙的英國人向維也納政府出外交照會,要求我們配合切斷埃塞俄比亞的貿易線。

    虧他們還以自由貿易守護者自據,遇到了點兒小麻煩,就要打破貿易自由,簡直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圣德爾斯打斷道:“好了,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先坐下喝一杯咖啡,事情沒有那么嚴重!

    毛斯焦急的說道:“圣德爾斯先生,萬一維也納政府同意了英國人的要求,我們的貿易就進行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,英國人阻斷貿易線,就斷了他們的財路。

    現在世界已經被殖民帝國瓜分殆盡,軍火商的日子也不好過,好不容易碰上了一次大戰,還不讓他們一筆,毛斯有足夠的理由憤怒。

    圣德爾斯拍了拍毛斯的肩膀:“冷靜一點兒,毛斯。記住了作為一名合格的軍火商,任何時候都必須要保持冷靜。

    事情沒有你想象中那么糟糕,即便是維也納政府同意斷絕和埃塞俄比亞的貿易,我們的商道就真的斷了么?”

    毛斯不確定的問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——走私?”

    對比正常貿易,走私無疑是大大增加了風險,被逮住了通常會被罰的傾家蕩產。

    圣德爾斯冷冷的說道:“知道就行了,何必要說出來呢?從肯尼亞到索馬里,我們和埃塞俄比亞的邊界線那么長,該怎么封鎖?

    就算政府能夠做到,可是他們為什么要給英國人幫忙?

    我猜維也納政府恨不得,讓這場埃塞俄比亞打上十年八年。只要殖民地政府肯放水,英國人還能夠跑到我們的地盤上來打擊走私不成?

    相比之下,我更擔心埃塞俄比亞政府兜里沒錢。前兩次貿易,他們就拿出了大量的實物做抵押,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!

    走私只是軍火商的基本操作,真正的合法軍火商反而是極少數,通常還有政府背景。

    普通軍火商如果不會走私,在殘酷的國際競爭中,根本就生存不下去。

    圣德爾斯作為軍火商中的翹楚,自然清楚什么時候要合法交易,什么時候需要走私。

    毛斯不確定的問:“圣德爾斯先生,你的意思是我們同埃塞俄比亞人的貿易,即將要結束了?”

    作為合伙人,毛斯可是非常清楚,一家有購買力的合作伙伴多么難找。

    如果埃塞俄比亞人沒錢了,這場生意自然就要結束了。軍火商不會做慈善,一切從利益出。

    圣德爾斯點了點頭:“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應該還可以在做幾個月。理論上,我們還可以接受埃塞俄比亞人的土地抵押,只是風險有些大!

    領土充抵貨款,這是歐洲殖民者殖民初起,在自身實力不足的情況下,慣用的手法。

    毛斯瞬間醒悟了過來,能夠被家族派出來從事軍火貿易,他自然不是傻子,要不然也沒有資格和老奸巨猾的圣德爾斯成為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猶豫了片刻功夫后,問道:“圣德爾斯先生,你是想要轉型做殖民商人?”

    這年頭的軍火貿易沒有后世那么暴利,軍火商自然也沒有那么敬業,通常都是什么生意賺錢,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圣德爾斯除了從事軍火貿易外,同樣也做海外貿易,比如說:將非洲大6的土特產運會本土銷售,或者是從本土倒運工商業產品過來銷售。

    這些生意競爭對手很多,利潤遠遠沒有軍火貿易豐厚,只能算是兼職。

    圣德爾斯笑道:“不可以么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,只是有些突然,F在的殖民商人也不好做,尤其是內6殖民地,很多都在虧損!泵菇忉尩

    圣德爾斯搖了搖頭:“正是因為虧損,才是機會。真要是利潤豐厚,早就被大人物們給搶光了,我們連湯都喝不上。

    原本我是準備出錢購買一塊殖民地的,可惜那些殖民公司太狡猾了,明明是一塊爛地還要一個天價。

    只能冒險打埃塞俄比亞地區的主意,我的胃口又不大,有幾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就滿足了。

    這么點兒土地,想必英國人也沒有心思和我們計較。當地土著也不是問題,最大的麻煩是難以盈利。

    不過這只是暫時的,土地資源不可再生,人口卻在不斷的增長,早晚都會體現價值來。

    十年前的肯尼亞,還是一片蠻荒之地,現在已經擁有了八十萬移民,這個數字還在以每年13%的度增長。

    當然這是大移民政策導致的,這個增長度只能保持四五年時間,后面會慢慢降下來。

    不過這也夠了,十年后肯尼亞地區的人口突破兩百萬,還是有很大可能的。

    到時候緊臨肯尼亞的地區,也會跟著受益。作為英奧殖民地的交匯點,只要往英國人殖民地區走私點兒商品,就足夠收回殖民地的運營成本了。

    怎么樣,毛斯有沒有興趣參上一股?如果未來英奧沖突爆,我們沒準還能成為貴族!

    毛斯眉頭緊鎖,在內心深處他已經吐槽了無數次。地處兩國殖民地交界處,一旦兩國爆了沖突,馬上就會淪為戰場。

    想要賺錢?先活下來再說吧!絕大部分這樣的冒險者,最后都賠得血本無歸。

    當年英奧沖突高期,每年雙方都有上千人死于沖突中,最后英國人的人口不足,頂不住了才結束的紛爭。

    即便是如此,現在兩國殖民地交界區,也是最危險的地帶。很多殺人越貨,只要跑到對面去安全了,跨境作案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毛斯拒絕道:“抱歉,圣德爾斯先生,這件事情需要投入的資源太多,我無法做主!

    圣德爾斯沒有失望,他想要合作的是毛斯背后的家族,而不是這一個毛頭小子。

    合作不成也無所謂,奧地利國內的有志二代青年太多,圣德爾斯自認為口才還是不錯的,忽悠幾個合作者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這是草根的悲哀,圣德爾斯努力奮斗了二十多年,才有加入殖民浪潮的資本,可惜最佳時機早就錯過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現在,他都必須要尋找合作者。單靠他自己經營的勢力,經營成熟的殖民地還勉強。在這種邊界地區,沒有足夠的武力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包括軍火貿易,他選擇和毛斯合作,那都是為了借助對方背后的人脈關系網。

    圣德爾斯大度的說道:“沒有關系,這件事情不著急。想要從埃塞爾比亞人手中獲得殖民地,那也必須要等對方山窮水盡的時候,現在還早著呢!”

    ……
捕鱼游戏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