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神圣羅馬帝國 > 第八十六章殊途同歸
    維也納宮,看著手中的電報,弗朗茨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。用“人在家中臥,鍋從天上來”形容,似乎有些出戲。

    這次的事情,可是奧地利自己搞出來的。如果談判地點不是在奧地利使館中,不管胡亞雷斯總統是怎么死的都和奧地利沒關系。

    把責任丟給康普頓公使?這也不對,人家是盡職盡責。把談判地點放在奧地利使館中,那也是為了在談判中占據優勢,替奧地利爭取更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胡亞雷斯總統的死只是一個意外,康普頓公使沒有任何責任,不需要為此事負責。

    現在一口黑鍋從天而降,不管怎么解釋,都會有人指責:奧地利毒殺了胡亞雷斯總統;或者是說:馬西米連諾一世為了報復下的毒手。

    實際上,至始至終弗朗茨都沒有準備干掉胡亞雷斯總統。他的存在對奧地利來說,并不算是威脅,留著他的價值比干掉他還更大。

    馬西米連諾一世更不用說,要是他有能力在談判中暗殺掉胡亞雷斯總統,那么他也不至于落到現在這副田地。

    費利克斯相提議道:“陛下,生了這種事情,我們也該從墨西哥撤軍了。這個時候,再向他們問責,道義上說不過去!

    弗朗茨點了點頭,不管之前的理由多么充分,現在墨西哥死了一個總統在奧地利使館中,都可以交代過去了。

    再繼續咄咄逼人,奧地利的國際形象就要完蛋了。這和維也納政府長期的經營理念不符,那怕是不要臉的英國人,都干不出來這種事情。

    “命令胡梅爾總督撤軍吧,順便連使館和僑民一起撤走,墨西哥馬上就要亂了,我們就不去趟這灘渾水了!

    過程不重要,最終目的已經達到了。胡亞雷斯突然死亡,共和派為了接班人的位置,少不了一番龍爭虎斗。

    胡亞雷斯十幾年前就是總統,任期早就結束了,中間這十年大家都在打游擊,自然不可能進行選舉。

    自從推翻了馬西米連諾一世過后,墨西哥大選就在籌備中。如果胡亞雷斯總統不死,那么他連任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
    可惜現實沒有如果,沒有了胡亞雷斯,墨西哥再也沒有第二個鎮得住場子的政治人物。

    中央政府缺乏威望,內部矛盾無法壓制,國際勢力再一搗鼓,內戰想不爆都難。

    或許在不久的將來,美國的南北歌會還會在墨西哥閃亮登場。無論是聯盟國、還是合眾國,都想扶持一個親自己的墨西哥政府,增強在北美的影響力。

    英法奧三國也不是甘于寂寞的主。法國人在戰略收縮沒錯,可作為的墨西哥債主,他們想要低調,現實也不允許!

    英奧兩國都閑得蛋疼,要是不搞事情都有問題。不知道為什么,在海外殖民擴張的時候,奧地利受約翰牛影響非常嚴重,搞事情的手法越嫻熟了。

    外交大臣韋森貝格分析道:“陛下,放棄墨西哥城就夠了。已經被我們占領墨西哥南部幾個州,可以先緩緩。

    奧屬中美洲殖民地一直都和墨西哥存在領土爭議,這些問題需要慢慢商議解決,我們可以等墨西哥選出新的政府過后再討論!

    胡亞雷斯總統的死,奧地利必須要向外界做出一個姿態,從墨西哥撤軍成為了必然,但是怎么撤就要考驗技術了。

    勞師動眾,也不能夠白忙活,至少也要把出兵的成本收回來。拖延一下時間,等待墨西哥內戰爆,造成占領南部領土的既定事實。

    反正只要墨西哥沒有選出奧地利承認的政府,那么就可以一直霸占下去。不需要多長時間,只需要三五年功夫,就被吞下去了。

    這是現實需要,奧屬中美洲地區的種植園主們早就想擴張了,現在也需要安撫一下他們的情緒。

    維也納政府需要他們保持一定的實力,能夠阻礙美國人向中美洲地區伸手。只要奧地利還霸占著中美洲地區一天,巴拿馬運河就不要想開工。

    略微思考了一下,弗朗茨做出了決定:“不要打政府的旗號占領,奧地利從來都沒有侵略過墨西哥。

    墨西哥南部那只是一幫不愿意接受墨西哥政府統治的平民,墨西哥政府無能,連自家的民眾都管不了,我們只能表示遺憾!

    一旦放下了底線,弗朗茨也不怕裝傻充愣。反正只要明面上奧地利沒有占領墨西哥的領土,國際社會也不能說什么。

    墨西哥政府如果有能力,也可以派兵把這些地區收回來。當然必須要一次性成功,要是失敗了暴民也是會擴張的。如果失敗一次,多丟了幾個州,那只能怪他們無能。

    等過上三五年時間,這次事件的風波過去了,這些地區再加入奧屬中美洲殖民地。

    游戲規則就是這樣,該虛偽的時候,就必須要虛偽。只要實質上的利益拿到手了,過場多一點兒也無妨。

    這次擴張的收益,大都是奧屬中美洲地區種植園主的。既然拿了收益,那就必須要付出代價,統治當地的責任也落到了他們肩上。

    墨西哥可不好統治,法國人都沒有把他們吞下去,弗朗茨不認為奧地利就能夠一口吞得下去。

    現在弗朗茨決定放權,奧屬中美洲地區的殖民者們有多少實力,就可以吃多少地。能夠擴張到什么地步,全憑他們自己的實力,擴張失敗后果,同樣也是自己承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墨西哥城,胡亞雷斯總統死亡事件,已經鬧得滿城風雨。在有心人的組織下,游行示威的人群已經把奧地利使館圍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對死者的寬容度都要高過活人,胡亞雷斯總統沒死之前還是飽受抨擊,現在這么死了,形象一下子就高大了起來,仿佛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圣人。

    使館中康普頓公使早就是坐立不安,外面示威的人群,24小時不停息輪番轟炸?谔柡暗皿@天動地,使館區養得一條狗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為了阻止游行民眾沖擊使館區,康普頓公使已經從城外調來了一個營的兵力,外面已經拉起了警戒線,還在大門口架起了加特林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小題大做,在短短幾天時間內,已經生了多起沖擊事件,停放在外面的那幾十俱尸體就是證據。

    從這方面來說,弗朗茨下令撤離使館是明智的。要不然使館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,恐怕很難得到保證。

    正在康普頓公使一籌莫展的時候,一名青年軍官拿著一封電報,在他耳邊說道:“公使閣下,這是維也納政府的最新命令!

    一把奪過了電報,上面的日期已經是五天前的了?灯疹D沒有關心時間,看著上面下令撤離墨西哥的消息,他瞬間無語。

    連使館都不保留,顯然這是要全面放棄墨西哥。自己苦心經營數年的使館區,就要這么被拋棄,康普頓公使心中是五味俱全。

    停頓了片刻功夫后,康普頓公使厲聲說道:“通知墨西哥政府,我們要撤離,責令他們三個小時內驅散人群,否則一切后果自負!

    都要離開了,自然不用再顧忌什么。列強從來都不缺乏強硬手段,要是墨西哥政府繼續不知死活,那么臨走前血洗墨西哥城也未嘗不可。

    沒有吞并墨西哥,并不意味奧地利就忌憚他們的實力。主要是擊敗政府軍容易,要統治墨西哥難。

    墨西哥的領土一再縮小,現在還是還是有近兩百萬平方公里。這么大的地盤兒,又多是山地,想要清理一遍,沒有數十萬軍隊根本就做不到。

    這個成本已經遠遠過了收益,法國人放棄墨西哥,就是因為看清楚了這一點,不愿意繼續填這個窟窿。

    現在不一樣,反正奧地利都要離開了。就算搞得天怒人怨,康普頓公使心里也沒有壓力。

    外面的抗議人群是怎么來的,他可是心中有數。墨西哥政府不敢直接找奧地利的麻煩,就推著民眾往前沖,自己躲在后面看熱鬧。

    一直沒有作,并不是康普頓公使怕了,主要是沒必要。表面上看來,這是在給奧地利制造麻煩,實際上最大的麻煩后面還是會留給墨西哥政府。

    如果有執政經驗的話,墨西哥政府就絕對不會這么干。民意是一把雙刃劍,當奧地利撤離后,爆棚的民意就是干掉共和政府的利刃。

    說白了,從胡亞雷斯總統尸檢報告出爐那一刻,就決定了奧地利這次政治訛詐失敗。

    墨西哥政府從頭到尾,都是在做無用功。就算是沒有抗議的人群,維也納政府同樣會放棄墨西哥。

    收到了奧地利撤離的消息,墨西哥政府難得高效率了一回。這次政府內部的各大派系都統一了意見,趕緊把這個瘟神送走。

    后遺癥爆了,示威人群和前來驅散人群的警察生了劇烈沖突。包括示威的組織們,都無法控制情緒高漲的民眾。

    三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,使館區外面已經亂成了一鍋粥?粗鞲缯约簞邮宙倝河涡忻癖,康普頓只是一陣冷笑。

    就算是要搬家,那也不是幾個小時能夠完成的,他還有時間看熱鬧。至于麻煩,康普頓是一點兒也不擔心,墨西哥政府還擔心他們賴著不走呢?

    任何敢于阻擋奧地利人撤離的人,都是墨西哥政府最大的敵人。執政經驗缺乏的墨西哥政府,可不知道奧地利撤軍只是麻煩的開始。

    這邊正在進行撤軍,另一邊卻在加緊軍事行動。被憋壞了的殖民者們,可不會放棄這個難得的擴張機會。
捕鱼游戏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