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神圣羅馬帝國 > 第九十一章《逃兵是怎樣煉成的》

第九十一章《逃兵是怎樣煉成的》

    索非亞戰役結束過后,逃過一劫的蒙特斯就被倫敦政府召喚回國,等待他的是軍事法庭一日游,這次英國人丟人丟大了。

    盡管蒙特斯一再解釋,由于叛徒的出賣,才導致了戰爭失敗,都沒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輸了就是輸了,那怕是戰術上他們給俄國人造成了更大的傷亡,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這次戰役,聯軍一方輸了。

    罪魁禍就是英軍沒有能夠守住防線,讓俄國人給突破了。被游擊隊前后夾擊的事情,大家果斷的忽略了,英國人也不好意思提這件事。

    救援有功的奧立弗榮升英軍指揮官,升職本來是一件好事,奧立弗少將卻沒有半點兒喜色。

    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,所謂的救援有功都是托詞,如果不是背景深厚,這場戰爭的失敗他也是難辭其咎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搞所謂的誘餌計劃,企圖把游擊隊一網打盡,援軍提前駐防各個要地,游擊隊主力也不可能集結起來從背后偷襲,這次戰役實際上是他坑死了蒙特斯。

    這種事情糊弄得了國內官僚,忽悠得了作戰的士兵,卻無法蒙蔽前線作戰的軍官們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他出任遠征軍指揮官,能讓大家信服么?

    “我們的傷亡清點出來沒有?”奧立弗問道

    絡腮胡子模樣的中年軍官回答道:“只是統計出了一部分,遠征軍第三軍團,戰死、失蹤或者是被俘人員共計6876人,受傷2847人。

    遠征軍第一二軍團,傷亡還在統計中,目前我們已經收攏潰兵11621人,其中包括924名傷員,據說還有一部分潰兵和撒丁人一起撤往了馬其頓地區!

    這已經不僅僅是損失慘重了,遠征軍根本就被打殘了。半個月都沒有歸隊,能夠歸隊的幾率已經非常低了。

    這也沒有辦法,打了敗仗逃命的時候,大家都是一窩蜂的亂跑,誰管什么方向不方向。

    隨著索非亞戰役的失敗,整個保加利亞西南部都是俄國人的地盤了,有多少人能逃過俄國人和保加利亞游擊隊的追捕,都是一個未知數。

    這個年代通訊不暢,士兵們語言又不通,就算是逃過一劫,他們想要找到歸途也是非常困難的。

    要是方向感不強,直接背道而馳也不是沒有可能。

    奧立弗拍了拍腦袋,八萬英國遠征軍打到了現在,他手中就剩下三萬多人了,就算是加上和撒丁人跑去馬其頓地區的,也不會過四萬。

    更關鍵的還是軍心士氣全無,長期以來的苦戰,這些士兵們厭戰情緒高漲,那怕是剛剛抵達不久的第三軍團,也是一樣。

    如果之前英軍的戰斗力是1o,現在就只剩下了5。沒有半年時間的修整,根本就無法恢復戰斗力。

    可仗還是要打的,法國人已經要求他們構筑防線,阻擋敵人從西面殺過來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的話,奧立弗不介意一路撤退到回去打一場君士坦丁堡保衛戰。在沿海地區作戰,他們可以獲得海軍的火力支持,更加容易戰到優勢。

    顯然這是不可能的,且不說奧斯曼人的意見,現在聯軍和俄國人還在斯利文地區苦戰,根本撤不下來。

    盲目撤退,很可能變成一場潰敗,那后果就嚴重了。

    奧立弗嚴肅的說:“不管怎么說,我們現在都必須要在卡贊勒克、舊扎戈拉地區擋住俄國人,不然這次會戰聯軍就失敗了。

    倫敦政府已經下達了死命令,絕對不能夠因為我們的原因,致使會戰失敗。

    我已經向國內請求了援兵,內閣政府已經保證兩個月至少會有五萬援兵抵達。

    索非亞大戰過后,俄國人也是傷亡慘重,他們也需要時間修整,未來兩個月內他們應該不會動大的進攻!

    一名青年軍官質疑道:“司令官閣下,恕我直言,就算是俄國人動試探性的進攻,我都未必能夠擋得住。

    在撤退的路上,我們丟掉了全部的火炮,三分之一的士兵現在連一支步槍都沒有,如果不進行修整,部隊根本就沒有任何戰斗力可言!

    這不是胡說八道,如果這個時候俄軍有一個主力師打過來,這三萬多英軍都要繼續跑路。

    奧立弗瞪了他一眼說:“弗胡上校,你多慮了。武器裝備的損失國內已經給補充了,最多半個月時間就可以補齊。

    軍心士氣問題,就靠大家努力了,F在我們不會有新的作戰任務,只要做好放守工作,等待援兵抵達就可以了!

    被動不被動,奧立弗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。他知道現在要是依托要塞工事防守,士兵們還能夠揮一部分戰斗力。要是主動出擊,那就要書寫一部——《逃兵是怎樣誕生的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塞爾維亞克拉列沃

    奧地利新編第七師第四團第三營,海頓中校遇到了一個大麻煩,在他的防區出現了人數眾多的潰兵。

    一名年約22~23歲的青年軍官低聲說:“中校,英國人派出代表來了!

    海頓淡淡說:“請他進來!

    現在的情況有些特殊,在英俄兩國的戰爭中奧地利在保持中立,但是奧地利又和俄國人是盟友,還在和英國人的盟友奧斯曼帝國開戰。

    這種錯綜復雜的國際關系,讓海頓中校非常的為難。如果這里是奧地利地盤,那么作為中立國解除英國人的武裝,戰后遣返他們回國就是。

    可惜現在塞爾維亞主權還屬于奧斯曼帝國,如果英國人不配合,海頓中校也不知道是強制解除他們的武裝,還是把他們驅逐出境的好。

    不多時,一名有些狼狽的英國軍官走了進來,海頓中校說道:“很高興見到你,丹尼爾上校,需要喝點兒什么?”

    丹尼爾上校禮貌的回答道:“謝謝,咖啡就好了,最好再來點兒糕點!

    看得出來他的肚子已經再抗議了,“咕嚕咕!钡穆曇繇懫,在提醒他該吃東西了。

    海頓中校聳了聳肩說:“抱歉,我這里沒有糕點,不過還有面包、罐頭和牛肉干,要來點兒么?”

    這里是戰場上,盡管在克拉列沃城內,奧地利軍隊也沒有奢侈到可以供應糕點的地步。

    丹尼爾上校實活實說道:“面包和罐頭就好!

    逃命的時候,他們攜帶的都是頂餓的牛肉干,現在都吃的快要吐了,這個時候有面包就不錯了。

    海頓中校吩咐道:“衛兵給丹尼爾上校泡一杯咖啡,取一份面包和兩個罐頭過來!

    兩人都是軍人,軍人之間的交流,向來都是直來直去。

    停頓了一下,海頓中校說出了條件:“丹尼爾上校,你們有兩種選擇:

    要么,按照國際慣例,我們作為第三方中立國,將解除你們的武裝,后面的問題由倫敦政府和維也納溝通,戰后你們將被遣返回國。

    要么,你們現在立即走人,為了兩國的友誼,我可以假裝什么都沒看見。你們現在從科索沃地區離開,從馬其頓地區穿插回去還來得及!

    他不想在這個時候和英國人生沖突,目前進入克拉列沃地區的英軍士兵有些多,如果不能及時處理的話,很可能鬧出亂子來。

    丹尼爾上校毫不猶豫的回答道:“我們選第一條,俄國人已經占領科索沃地區了,我們的后路被切斷了。

    我們同意被解除武裝,但是你們必須要給我們提供身份相匹配的待遇,并且保證只能是戰后遣返我們回國!

    聽了丹尼爾睜眼說瞎話的說法,海頓中校有些哭笑不得。他總算是明白了,為什么這么人會誤入克拉列沃地區。

    這哪里是什么誤入,根本就是故意跑過來的。

    這場戰爭持續了快一年時間,英國人參戰也大半年了。打了這么長時間,部隊都沒有進行輪換,大家厭戰情緒高一點兒是很自然的。

    這個年代的英國6軍士兵待遇可不高,看后勤補給就知道,如果他們有地位的話,后勤部的官僚就不敢這么亂來。

    和海軍相比,他們就是后娘養的,待遇不足海軍士兵的三分一。這種區別對待,自然激了他們的不滿。

    現在大家厭戰情緒高漲,自然就要想辦法逃避這場戰爭了。當逃兵先就不可取,這是要受軍法處理的。

    隨著索非亞會戰的失敗,他們的機會就來了。這次是全線戰敗,肯定要逃命了。

    要是跑回去了,免不了后面還要上戰場。投降俄國人的話,這個年代毛熊名聲不好,他們害怕遭到屠殺。

    況且當了戰俘說出去也不光彩,毛熊又是敵人,投了降他們連爭取待遇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就有聰明人想到了辦法,跑去中立國被解除武裝,然后等待戰后遣返回國。

    既逃避了戰爭,又不用擔心被國內清算。戰場上慌不擇路是正常的,況且誰知道奧地利人占領了塞爾維亞呢?

    反正倫敦政府沒有文件通知他們,大家可以裝糊涂說不知道,他們就可以推說是正常的撤退,然后誤入奧地利的地盤。

    倫敦政府的官僚們必須要認,這是符合規定的,他們就是靠這套機械的規則,來維護自身利益的,自然不可能輕易打破了。

    實際上不光是英國人這么干,就連撒丁軍隊中也有人跟著跑過來了,只不過因為和奧地利有仇,跑過來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至于會不會給倫敦政府帶來麻煩,或者是影響英奧關系,這就不在他們的考慮范圍之內了。

    反正奧地利人必須要好吃好喝的把他們款待著,這是可以和倫敦政府討價還價的籌碼。

    甚至為了更有說服力,他們還找了一個臺階,一口咬定俄國人已經占領了科索沃地區,把他們的歸路給切斷了。

    海頓中校想了想說:“可以,不過所有的英軍士兵都必須要在協議上簽名。

    確定你們是自己誤入克拉列沃的,由于俄國人切斷了歸途,你們喪失了后勤補給,才向我們求助的!

    變換了一下說辭,大家的面子都被照顧了。還給解除武裝換了一個說法,未來英奧兩國也不會因為這個問題產生矛盾。

    丹尼爾上校報怨道:“沒有問題,那么海頓中校請盡快為我們提供補給,這一路上走來,我們好幾天都沒有吃上一噸正常的飯!

    海頓中校問道:“可以,你們有多少人,我馬上派人給你們送一批物資過去!

    丹尼爾上;卮鸬溃骸耙还灿1531人,其中包括426名撒丁士兵,都必須要享受同等待遇,另外還有62名傷員,需要得到救治。

    后面應該還有一部分部隊,未來這個人數可能會繼續增加,你們最好多準備一些物資!

    這不是個別人逃跑了,完全就是軍官帶著士兵們集體跑路,而且還跑的這么清新脫俗。

    海頓中校點了點頭,就吩咐人準備物資。不管怎么樣,先把這些英軍士兵穩定住再說。

    對于丹尼爾講義氣的要求,海頓中校沒有任何意見,反正倫敦政府會為他們買單。
捕鱼游戏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