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明廷 > 第七百四十三章 臨別之言
    周正沒有去摻和他大哥周方一家的事情,忙著蒙古來信的事情。

    明朝的各種機構正在趨于完備,周正也沒有獨斷專行,將消息傳到內閣,自然就讓朝廷各機構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為事情會很順利,卻沒想到還未成型的‘議政會’居然出了個幺蛾子。

    內定的‘軍備審議團’,總共五個人,突然寫了一道奏本給內閣,要求朝廷兵,滅了蒙古,完成明朝兩百多年的夙愿。

    這一道奏本,還真的在朝野掀起了不小的動靜,大大小小幾十個官員上書,言辭慷慨,字里行間十分激烈,儼然就要親自帶兵討伐的模樣。

    不管是這些人想要真打邀功,還是搏名出位,真的掀起了不小的動靜,連朱慈烺都坐不住,親自詢問。

    這一下子惹惱了有‘鐵公雞’之稱的戶部尚書高弘圖,他直接上書,對這些人言論大肆批駁,針對軍備,戰場,對敵了解,國庫錢糧以及運輸等問題,幾乎是全方位的駁斥。

    高弘圖講的是十分務實以及專業,將朝野壓的再無聲音。

    由此,內閣會議,決定派孫傳庭為明朝特使,前往甘肅鎮,與蒙古諸部落相會,商討相關盟約事宜。

    針對這件事,內閣里,周正,盧象升,孫傳庭等前前后后商議了七八個時辰,這才定下章程。

    在孫傳庭臨行的這一天,周正送著他,兩人并肩走著,周正道:“與蒙古的談判,無需讓步什么,態度要強硬,我已經命滿桂隨行,你在與秦良玉等籌謀,必要的話,就打一架,和平,是打出來的……”

    孫傳庭明白‘打一架’的意思,戰決,展現明朝的軍力,若是長久戰,明朝可能會一敗涂地。

    孫傳庭認真聽著,道:“軍情處那邊顯示,各個蒙古部落的情況都很不好,尤其是漠北,大人真的沒有想法,將漠南,漠北趁機收入囊中?”

    周正一笑,道:“還是你懂我。不過不是時候,現在拿了,還得花力氣養著,等等吧!

    孫傳庭也笑了,道:“漠西那邊,我大明很不了解,還需時間,和碩特是很強的!

    和碩特部是漠西蒙古的盟主,統治諸多的蒙古部落,實力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周正點頭,道:“當年的成吉思汗以及后代,還是很雄才大略的,他們所占領的領土乎想象,漠西以西,從情報處所偵查來看,大部分是蒙古以前的領土,現在除了一個俄羅斯,幾乎就是他們在內斗!

    蒙古帝國以及后裔真的是不能小看,漠西蒙古面對的威脅,出了不斷崛起,四處擴戰領土俄羅斯,還有哈薩克汗國等,包括后世的印度,現在也是蒙古后裔在統治。

    孫傳庭自然也看到了這些,望著周正,微笑著道:“他們口中的盟約,我們之上的‘臣服’,將漠西納入我大明版圖,大人這是計劃深遠了!

    周正聽得出他的言外之意,道:“不著急。先讓他們打一打,我們賺點好處,恢復民生!

    孫傳庭道:“兵器,鎧甲,火氣,以及其他生活類用品,大人真的要開放給他們?”

    周正沉吟一陣,道:“給和碩特部,漠北也可以給一給,控制數量。至于什么絲綢,瓷器,甚至酒品等奢侈品,不在戰略物資之類的,可以放心的給,咱們省吃儉用的給他們,只要他們拿得出換的東西!

    周正現在也不喜歡黃金白銀,這些東西是死的,他更喜歡糧食,牛羊馬匹這些活的。

    孫傳庭明白,道:“我讓范文景去漠西走一圈,看看這些蒙古各部落以及漠西的風土人情,國家間的勢力!

    “張騫出塞嗎?”

    周正思索著,點點頭,道:“可以,他談談路也好,可以打著通商的旗號,讓他多帶點東西,走出一條路。我大明地大物博,能賣出去的東西太多了!

    孫傳庭向著蘇州府的那個海貿碼頭,這邊又要一條路,暗道:看來,大人對貿易真的很執著。

    周正看著不遠處的車隊,道:“你沒有什么話要留給我嗎?”

    孫傳庭沉吟片刻,道:“我知道我說出來,大人可能會不高興!

    周正一怔,笑著道:“我們相識也十多年了,還有什么話不能說的?”

    孫傳庭神色微肅,道:“因為我了解大人,大人重情重義,信任一個人后,很難再起疑心!

    周正眉頭皺起,他又不是傻子,能讓孫傳庭這么煞有介事的說起的,朝野沒有幾個人。

    “盧建斗?”周正似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孫傳庭盯著周正,道:“外面都說,盧象升的‘社稷之功’不差于大人,加上他的底蘊,現在朝野相望,將他視作大人的勁敵,而非左膀右臂。他現在入閣,心思都在兵事,大人真的就一點都不防備嗎?”

    周正對盧象升有著特別的情緒,這一點孫傳庭也感覺到了。所以,周正身邊的人,不管出于什么袁詠儀,試圖阻止盧建斗入閣,現在也在不斷的試圖限制盧建斗的權力,影響力,孫傳庭都不曾說話。

    周正默默一陣,道:“有證據嗎?蛛絲馬跡也行!

    孫傳庭搖頭,道:“沒有,大人應該清楚,盧建斗跟我們不一樣,我們要的是‘大明中興’,盧建斗要的是什么,大人可曾想過?他如果忠心于皇帝,會不會在某個時刻,請大人退位讓賢?他或許沒有在意權位,只是希望歸本還原呢?或者他就認為大人是這么想的,有一天現不是呢?”

    周正看著孫傳庭,道:“你是想我以莫須有的罪名趕走盧象升?”

    孫傳庭平靜如常,道:“下官不是秦檜,也做不出那等事。只是希望大人能有所警覺,在我們萬眾一心的改革的時候,朝廷之中,有一個特殊的,能一舉破壞我們所有事情的人在,這個人諱莫如深,格格不入!

    孫傳庭幾乎是最后一個勸說周正,對盧象升進行提防的人了。

    周正想了想,道:“我知道了!

    孫傳庭看著周正這個表情,心里輕嘆,他也不能說周正有什么錯,頓了片刻,道:“大人能否答應下官,下官回來之前,不能對吳三桂等人用兵!

    周正果斷應著,笑著道:“放心去,即便盧建斗有什么心思,暫時我也壓得住!

    孫傳庭對于周正的寬慰之言微微點頭,抬手道:“下官告辭!
捕鱼游戏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