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遼東之虎 > 第六百一十章
    “阿拉布坦又失敗了?”林子里面,葛爾丹躺在戰馬邊上,腦袋枕著戰馬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是!又失敗了,這個小子就像是兒馬子。遇到事情不考慮清楚,瘋狂沖鋒。聽說他不顧手下在明軍陣地上,悍然動炮擊。結果明軍死光了,他的手下也死光了。這次戰役,他部下傷亡差不多有四千人!钡局绷松碜,向葛爾丹稟報阿拉布坦的情報。

    “且!這又不是什么新鮮事,銀川的時候他就這么干過了。殺敵一千,自損一千二的事情罷了。他還能有什么能耐!”葛爾丹對阿拉布坦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,他成功的拼掉了明軍一個主力團。剛剛阿拉布坦派來信使,希望我們今天晚上繼續進攻。他保證,戰后不與我們爭功!

    “你腦袋里面有屎!明明是他把事情辦砸了,炮彈打光了,火箭炮也被敵軍炸沒了。咱們拿什么去跟明軍打?你以為,他打不下來的陣地,咱們就能打下來?

    能打得過明軍,咱們至于大白天的要鉆在樹林里面,一動不敢動?”面對丹濟拉狂熱的戰意,葛爾丹更加的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葛爾丹沒好氣的白了丹濟拉一眼。

    因為白天明軍的飛艇在天上不斷盤旋,所以蒙古人要在晚上才能行動。上萬兵馬要藏在林子里,那需要好大一片林子才行。不過很可惜,大西北最缺的就是水,最匱乏的就是樹林。

    每天找個宿營地并不容易。為了躲避明軍飛艇,蒙古兵被迫養成了晝伏夜出的習性。所有輜重,人員,都得在天亮之前妥善埋伏起來。

    就算是有些弄不動的,也得埋進沙土里面。

    “可是阿拉布坦已經打掉了一個主力團,如果這時候進攻,咱們很有可能拿下石嘴山。石嘴山是銀川北邊的門戶,這可是大功一件!钡幌胱爝叺姆嗜怙w掉。

    “一個主力團?你以為明軍只有一個主力團?你派人去看看,現在石嘴山一定在修造工事。今天晚上咱們再去,一定會碰個頭破血流。老子才不去碰那個釘子,他奶奶的這就是個坑!

    “……!”丹濟拉無話可說,好歹昨天晚上阿拉布坦還有炮兵支援,可今天晚上啥都沒有。他不認為單單靠迫擊炮,就能干掉明軍的一個主力團。

    “我覺著,咱們可以繼續東進。不要在銀川這邊耗死了才行,蒙古騎兵最大的優勢在于機動。越過銀川,就是千里科爾沁。咱們沒辦法在漢人那里得到好處,干脆咱們去科爾沁,搶些牛羊回來也不錯。至少,可以安撫一下將士們的心!倍酄栃柼稍跇湎旅,閉著眼睛老神在在。

    葛爾丹看了一眼樹下面的多爾袞,多爾袞說的正是他這段時間的心病。

    軍卒們跟著他出來一年多了,大部分時間都在這里混吃等死跟明軍對峙。明軍有龐大的后勤補給,不缺吃不缺喝,他葛爾丹不行。

    蒙古軍根本就沒軍餉這一說,將士們的所得,都是戰后搶掠所得。搶的多大財,搶的少小財。沒搶到,那就只有喝西北風了。

    一年時間,蒙古人在銀川與明軍對峙,根本沒搶到啥東西,F在軍心已經不穩,如果再搶不到東西,大軍說不定有分崩離析的可能。

    想要打進關中,去漢人的地盤上搶一把,就必須得攻破銀川防線。否則孤軍深入,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優勢明軍鐵壁合圍,最后被圍殲在漢地。

    其實巴圖爾琿臺吉也是無奈,放眼四周高原上的吐蕃人,南邊的印度人,北面的羅剎國人,西邊的蘇特人都是比他還窮的窮哥們兒。也只有向東走,才能搶到一些好東西。

    尤其是近年來,大明一天天繁榮起來。過往的商賈,無不用詩一樣的語言形容大明的富庶。

    巴圖爾琿紅了眼,可自己的軍隊卻沒有絲毫辦法。前兩年在科爾沁搶了一把,積攢的家底都快在對峙中花光了。

    “科爾沁兩年前才被咱們搶過,現在應該沒多少財富吧!”葛爾丹雖然動搖,但心底還是不敢貿然改變用兵策略。不然回去之后,阿拉布坦告上一狀可是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我押送槍械彈藥來這里,就是要告訴你。大明幫助了格日圖汗,科爾沁已經慢慢從兩年前的戰敗中恢復過來。草原上不斷向大明輸送牛羊,就連剪下來的羊毛都要。

    而且草原還成了大明向西方販鹽的通道,每年科爾切都會巨型大巴扎。中亞各部,還有唯兀爾人都會派出商隊去那里。作為交易平臺,格日圖每年都會收取大量稅賦。

    他用這些錢,在大明購買了許多上好的裝備。不要小看了他們,據我所知,他們手里的家伙并不比我們的差。而且,科爾沁上下正想著要一血兩年前的恥辱。

    再有兩個月就是大巴扎的日子,我們如果能夠去科爾沁搶一把,收獲絕對很大。只要有了錢,就能收買人心。收買了人心,你打回伊犁河谷去……!”

    葛爾丹的眼睛瞇了起來,這個誘惑很大。一直以來,他都想干掉混用的老爹取而代之。不止一次,他都在夢里夢見那個老色鬼死在女人的肚皮上。

    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骨感。兩年過去了,老色鬼依然在各種女人的肚皮上馳騁。

    “不用擔心,我和吳三桂商量過了。他支持你干掉巴圖爾琿,而且你成為臺吉之后,他愿意代表大英帝國和你結盟。印度將是你的后盾,他們會給你提供軍火,而且吳三桂也正在積極籌備海軍,去拔掉一個叫做海峽城堡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說只要干掉了海峽城堡,就能夠迅南海。在大明柔軟的下腹部掏上一拳!大明將被迫陷入兩線作戰,這是我們毀滅大明的好機會!

    葛爾丹動心了!

    知道了大明的富庶之后,他無時無刻不想著去大明搶一把。不但能夠領略老祖宗也先的榮光,更能過一把成吉思汗的癮。

    “我們去科爾沁真的行?”

    “沒問題,只要在大巴扎的時候突襲科爾沁,我保證你賺得盆滿缽滿!

    “多爾袞,只要我恢復了蒙古人的榮光。我會把遼東之地永遠賜給你們女真人,只要我的子孫身體里還流淌著我的血,誓言就不會改變。長生天作證,若違此誓,我會像老鼠一樣被獵鷹帶上九天。死后不得全尸,子孫永遠生活在地下!备馉柕ぬ统隽算y制小刀,割破臉頰看著多爾袞。

    這個誓言就算是狠的了,多爾袞激動的抓住葛爾丹的手。單手撫胸跪倒在地上:“我愛新覺羅多爾袞立誓,一定會幫助葛爾丹成就大業。若違此誓,女真子孫時代為奴,永不翻身!”

    宣誓效忠的戲碼再次上演,雙方激動的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拿馬奶酒來!”葛爾丹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天熱得好像要下火,李梟乘坐火車來到錦州。

    大明北方現在就是一個工地,從遼東到京城,再到山東、河南、陜西、陜西、甘肅都在大規模的鋪設鐵路。而錦州,就是這個大工地的源泉。因為這里,生產火車頭。

    火車跑得快,全指車頭帶。李梟明白這里面的道理!

    不過這一次,李梟不是來看火車頭的,而是來看李休在海邊建立的海軍兵工廠。

    “大哥!現在還沒那么大的規模,不過用不了多久,就能批量生產炮彈。當然,按照您的意思。炮彈可以在岸上生產,但裝藥必需要在長興島才行。這一點,我懂!”李休指著一片正在修建的廠房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煩了,西邊的戰線上已經出現了新式彈藥。我查看過了,配方跟咱們基本相同。這件事情再也沒有保密的必要,錦州的彈藥工廠可以在岸上裝藥。

    錦州距離海上比較近,你在這里設立彈藥工廠。6軍那邊正在興建西安的彈藥工廠,現在打仗就是在打彈藥。前兩天兵部報上來的彈藥消耗,我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西北一個月,單單是彈藥的消耗量就是六千多噸!

    “噸?”李休撓撓腦袋。

    “數字太大了,不得不用新的單位計算。一噸等于兩千斤!”李梟嘆了一口氣,西線甘肅戰場就是一只吞金獸,每天金山銀海的填進去才行。

    現在終于理解,什么叫做大炮一響黃金萬兩。

    “乖乖!”李休撓了撓腦袋,也感覺這個數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行了!說說你吧,究竟是有什么好東西,還要我來親自看!毕旅婢褪且粯淞,李梟被李休帶著走下臺階。

    “大哥,知道你喜歡新東西。徐家兄弟就鼓搗出來一個,您看看合用不合用!崩钚菝媛兜靡庵,李梟覺得應該是好東西才對,不然他絕對不是是這個表情。

    果然,看到這東西之后李梟就驚著了。

    樹林邊上的土地上,鋪著一塊大油布。油布上面架著一挺,馬克沁!

    對!就是馬克沁,這東西和后世幾乎沒啥差別。

    當初李梟畫出了ak-47還有mg-34的圖紙,交給趙士禎生產。結果樣品生產出來了,卻不能讓人滿意。

    突擊步槍,還有通用機槍工藝要求想對較高。生產出一挺來,價格高的驚人。不過單單是價格高,倒是還能客服。畢竟,可以用這些武器裝備少數精銳部隊。

    不過可靠性差,這一點就是李梟難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先就是材料的問題,加磷鋼并不能制造高射槍管。別說是每分鐘理論射六百的mg-34,就連三十彈夾的ak-47,連續射之下也難以承受。

    槍管連續打個百十子彈就會紅,如果再打下去槍管就廢了。

    武器工業從來都是綜合性質的,需要一個國家有強大的工業能力才行,F在李梟才知道,啥叫綜合國力。就算是你有圖紙,有些東西造出來了,沒有合適的材料也不行。

    大八粒步槍,其實就是利用裝填的時間,讓槍管散一下熱。就這,部隊還嚴格規定。不準連續射五十子彈,連續射必須等槍管冷卻了再說。

    至于炮鋼的配方,李梟哪知道那玩意。他是士官學校畢業,又不是冶金大學畢業。就算是加磷鋼,還是漁老貢獻出來的獨門絕技。

    “你這玩意……能行?”李梟看著使用彈鏈的馬克沁,疑惑的看著李休。

    “沒辦法,船上的機槍實在太笨重。咱們的機槍其實啥都挺好,就是槍管不行。不然,也沒必要制造三十六管的大轉盤機槍。

    徐家兄弟想了個辦法,用一個帶水的筒子,把槍管包裹起來。這樣可以一邊打一邊降溫,只要六根槍管就成!

    “能成?”縱然有水帶著降溫,但李梟還是保持懷疑態度。因為水這東西很容易導熱,在遼東的冬天,水會很涼?傻搅藷釒У男录移戮褪橇硗庖换厥聝,那里的水從水壺里面倒出來就是三四十度。

    “至少打六百子彈沒有問題!崩钚菪判氖。

    “那打完六百子彈怎么辦?換水?”李梟仔細檢查這挺馬克沁,現底下有一個泄水閥門。

    “六百子彈打完,這水也差不多開了。他們想出來的辦法是換槍管,這里有個銷子,只要拔掉就可以把這槍管連帶套筒一起摘下來。裝上一個新的套筒槍管,再插上銷子就成。經過訓練的士兵,不到一分鐘就可以完成!

    李梟點了點頭,這也算是個方法。

    “就是用人多了些,一挺機槍需要五個人侍候才行。兩個人負責射擊,一個人負責彈藥,還有兩個人專門管槍管。一挺機槍,至少需要三根備用槍管才行!

    “看看火力!

    “諾!”

    李休答應一聲,就有五個士兵站了出來。這幾個人分工明確,有人專門站在槍管邊上,有人專門負責彈藥。

    兩名射手就位,一陣連綿的槍聲響起。李梟看到眼前的那根大樹,被瘋狂傾瀉的子彈硬生生打斷。
捕鱼游戏手机